以LGBT之名,行詐騙之實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語

Adam Robbins

一開始,可以擔任2016年亞洲LGBT里程碑獎(ALMA)的評審,我覺得很有榮幸,雖然我之前從來沒聽過這個獎。可是後來我發現,他們不但抹滅了我們同志們的聲音,可能還偷摸走了一些錢!

目前為止,我知道ALMA是在2014年由一位名為付懿奇的大忙人所創立,可是他自稱為Hiro Mizuhara。在前一年,付先生創立了一份名為Element的男同志時尚雜誌,此雜誌的封面通常是流行明星,而裡面則為一些肌肉猛男的圖片。而今年,他創立了太亞虹訊整合公關顧問公司(Fabstory Communications),這是一間以ALMA獎為唯一客戶的公關公司。

付先生創立ALMA獎是希望這個活動能夠成為區域中首要的LGBT活動,活動目的主要是為了慶祝一些足以成為里程碑的重大場合、計劃、活動以及倡議。可是不管這聽起來有多麼高尚,調查報導記者Henry Lam卻發現活動背後許多沒被兌現的承諾以及經費的濫用情形。

當他們要請我擔任評審時,我深感謙卑。那個時候,我住在北京一年多,並和一些如北京同志中心等團體合作,在這些地方擔任志工。我認識一些性別平權以及心理健康改革的運動份子,他們會談到受警察的監視以及騷擾的情況。其中有一位在警察破門而入並拘留他為社會運動份子的室友後,有好幾個星期不敢回家。有時候,他們在警局遭受審問。我有一位朋友甚至被告知她應該找個人嫁了,她是個「好女孩」,不應該搞女同志。

如果我能幫助這些朋友,我很樂意搭飛機到上海去參加這個頒獎典禮。

但是,之後我卻發現了這整個騙局背後的真相。

評審的決定沒有被尊重

在評審們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思考提名以及得獎名單後,只有一半的評審選票被計算。兩位協助辦理活動的評審在得獎者被邀請上台時馬上就發現這件事了。頒獎典禮後,他們再次確認他們之前提交出去的名單,卻發現付先生的名單和他們的差異非常大。

最後被宣佈的八位得獎者中,只有四位是我們選出來的。付先生更改了「年度英雄獎」的得獎者名單,並且增加了一位「青年年度英雄獎」得主,而且完全忽視另外兩位獲選人。

付先生同時也另創了一個「年度視覺藝術獎」,為了向一位異性戀導演曹保平致敬,只因為他的電影「烈日灼心」中有個同志親吻的橋段。最奇怪的是,ALMA的主辦人把聯合國一項革命性的計劃「亞洲同志」更改為「年度模範獎」,只為了向一位政策顧問Edmund Settle致敬。

Edmund Settle

「亞洲同志」是一項大型的社區研究倡議,由聯合國開發計劃在2014年年末啟動,目的為處理因為性傾向、性別認同或是跨性別身分所造成的不平等、暴力及歧視等狀況,此倡議同時也希望能夠增進醫療以及社會服務機會。這項倡議也和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有所關連,並且也已產出大量且可靠的資料,這些是中國、菲律賓、泰國、柬埔寨、印尼、蒙古、越南和尼泊爾等國人民生活相關資料。

這些國家,就如世界大部分其他國家一般,和性別及性少數族群相關的資料少之又少,可是這個狀況現在正在改變。有了這些和LGBTI族群相關的騷擾、暴力、法律歧視等狀況的基準測量資料,我們現在在爭取保護以及改革時便可以指出相關的事實。

可是,單單專注在Settle在管理上的角色,而忽視這整個計畫龐大的研究團隊以及社區運動份子是非常不明智的。這好像在說,我們別管這麼多人的貢獻,只要關心管理系統裡的那個白人男性。

當Settle被喚上台領獎時,我看到他搖頭。他和其他人一起上台,可是他看起來就和我們其他人一樣困惑。

但這只是冰山的一角而已。

這整個活動本身就是個大災難。

整個活動的過程從頭到尾都非常混亂。我第一次在ALMA商業場合外看到付先生時,他正站在登記櫃台,對一位女人大小聲,而我必須打斷他的嚷叫,那個女人才能夠幫我登記入場。頒獎典禮後,調查報導記者Henry Lam指出,付先生要脅上海驕傲節主辦單位,表示如果他們讓他不開心,他將不會讓他們參加這個活動。同個報導也指出,付先生對許多評審使用不禮貌的語言用詞。

頒獎典禮的貴賓在典禮開始前的好幾個小時就被接駁到典禮現場,而典禮卻遲了15分鐘開始。整個典禮持續了兩個多小時,典禮中表演不斷,就連付先生之後都表示他根本沒時間宣佈所有的得獎人名單。

典禮一開始有舞蹈表演,之後有兩段影片展示Element雜誌肌肉猛男的圖片。付先生本人也登台表演了兩場扮裝秀。我覺得他準備的淺藍色的和服以及日本藝妓的假髮還不錯,而如果他記得他該演的角色,他演的其實蠻有說服力的。可是,當音樂開始,他試著開始跳舞,他的舞蹈亂到他撞上舞台上的麥克風。我們看不出他的表演到底是諷刺性的表演,還是他沒時間練習,還是他根本不在意。

他們也把獎項和頒獎的對象給搞錯了。

我的朋友范坡坡是一位無畏的獨立製片人,他曾成功地控告中國的媒體審查單位。很自然地,他以評審的投票來看是應該得到「年度青年英雄獎」。他原本是應該拿一張上面印有他的名字以及得獎名稱的裱褙證書,但他後來拿到的卻是一隻泰迪熊。他在後台聽到主辦單位說,他們找不到證書,只好用填充玩具替代。

雖然最後他們終於把獎項整理好並頒發出去,但他們好像是隨機發放。坡坡拿到的不是印有他名字的獎,而是要頒給紐約梅隆銀行的「最佳多元包容企業獎」。而那間銀行,就如其他27家大部分的得獎企業一樣,根本沒有出席頒獎典禮。

未兌現付款承諾

付先生和他的團隊也帶來一些金錢花費上的傷害。從事社會運動並不能賺大錢,這次的得獎者中,有許多人並無法負擔在上海待一個週末。其中三個,在ALMA承諾機票和飯店費用可以報銷後,他們才先自掏腰包。ALMA也向南韓來的評審做出同樣的承諾。

這些承諾並未被兌現。

那位南韓評審和那些得獎者還不是受影響最大的人,他們至少拿到他們被承諾的一半金額。來自台灣和蒙古的得獎者沒拿到一毛錢。

這樣對待收入不多的得獎者實在不厚道。

那頒獎典禮的工作人員呢?其中兩位表示他們沒拿到任何薪水。付先生告訴他們:「已經沒經費了」。

那錢跑到哪兒去了?

記者Lam的調查發現付先生把ALMA一半的企業經費轉到他自己的公司太亞虹訊整合公關公司去了。這就像川普用他的選舉經費支付一筆房地產的費用一樣。

付先生創立了一間沒有實體總部的公司,此公司沒有其他客戶。付先生利用這公司來開發票。贊助金額幾乎有一半花在辦理這次的頒獎活動,可是這次的工作人員大多是上海驕傲節的志工。另外兩位是沒有拿到薪資的兼職工作人員。

當一個人完全控制經費來去,並且把一半的經費花在自己的公司,我們不禁猜想他的心是否真的在社區利益上。此外,透過Lam 的報導,我們得知另外有一大筆錢花在飯店的六間豪華房間上,但最後卻沒人用這些房間。付先生也把錢花在他和朋友的身上。

對像是IBM這些贊助社區活動並改變企業方針來融入同志員工的公司,我個人非常讚賞。我非常感謝他們運用影響力來增加同志在社會上受關注的程度。

可是付先生的ALMA活動不是為了我們同志們辦的,而是為了他的個人利益所舉辦的。

當我們信任私人公司,我們卻被剝削。我們需要的是光明正大,不要接受這些讓我們同志圈丟臉的「榮譽」。

IBM和其他公司要小心,贊助金別被騙走了!

雖然活動後已經過了兩個月,我還是決定寫這篇文章,因為付先生2017年可能會再辦一次這個活動。大家能清楚知道這華麗的騙局背後的真相是很重要的。因為贊助金不多,各地的社會運動者以及企業贊助商更不應該把錢浪費在單單一個人為了滿足他的虛榮心所辦的活動上。像這樣的人,不應該躲在彩虹旗後卻做著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