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件我從在同志三溫暖工作所學到的事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語 西班牙語 葡萄牙語(葡萄牙) 法語 泰語

因為一些如搬到波特蘭還有離婚等的人生轉變,有段時間我沒有工作。而也因為我的職業生涯有如此的一段間隔,沒有人願意回覆我的求職申請。所以一個已經厭煩一直問我的求職狀況,也不想再替我付酒錢的朋友對我說:「我知道有個地方在找人。」他把網址連結用簡訊傳給我。一看到他寄給我看的是個當地同志三溫暖的求才廣告,我很震驚,但後來決定把它當作個挑戰,接受這個挑戰。

令我非常驚訝的是,他們竟然雇用了我。

以下是十件我在同志三溫暖工作時所學到的事:

一、朋友們的反應都不一樣。

我在西岸只住了兩年。在費城和我一起長大的朋友們對我的新工作一笑置之。我東岸的同志朋友們的反應則是不一。波特蘭的朋友們只要我能盡快找到工作。每個人的回應都很經典。

費城的死黨說:「我發誓,你找的工作都是要寫成書的,一份好工作並不一定要是你能夠拿來寫的啊。」

波士頓死黨的評論在道德上則是適度地拘謹:「你需要工作,別太投入就是了。」他覺得西岸是充滿邪惡的地方,從聖地牙哥到西雅圖,到處都是邪惡的巴比倫。

紐約死黨則說:「太棒了!想想看,你可以搜集到多少寫作素材。快跟我說說,那裡男人性感嗎?有人把你逼到角落,然後…」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員工在試用期不能馬上使用俱樂部。而且,除了輕微猥褻的調情外,員工是不能和客人做什麼的。

但是一個年紀較長、非常睿智且活躍於教會的朋友有最為博學的回應:「這可是非常重要的工作,你可是將肉體的歡愉帶入大家的生活呢。」

二、你必須學會,誰可以老實說,誰又只能給個善意的謊言。

我媽問:「你在哪工作?」

「喔,我沒跟你說嗎?」

她說:「沒有,你只說是份兼職工作,你必須接受任何工作。」

我很快地回答:「我在健身房工作。」我之前在費城在健身房工作過。

一個舊金山的朋友聽到這段母子談話後說:「一間只有男人可以去的健身房。所以你不算是撒謊。那裡有淋浴間,有置物櫃,而你花很多時間在折浴巾。大家的確都有運動到。」

所以啊,這就是我給不是同志的朋友或是一些會對我新工作批評的人的說法。對未來潛在的雇主,我則不知道該說什麼。我能跟他們老實說嗎?不,我只聲稱,我做了很多自由業工作。」

gay bathhouse 2
image by .shock

三、手套是你最好的朋友。

在同志三溫暖的工作通常都是櫃檯工作,就像在健身房檢查會員證一樣。但是也需要做清潔工作。在三溫暖裡,工作由所有人分工,不管資深或資淺。

我還記得我第一次受到驚嚇。

在小房間裡,你們有些人可能知道這些小房間看起來怎麼樣,每個房間裡一定都有個垃圾桶。有一次當我在收垃圾時,碰的一聲,一個用過的保險套掉到墊子上,裡面流出一個男人熱情過後的殘餘,而且還很多!我尖叫了一聲,另一個員工很快地跑進房間來。

他問:「你的第一次?」

「對。」

「親愛的,開心點,還會有很多機會呢!」

他是對的。

他們發手套給你,不只是為了應付體液,但是這的確時其中一部分。最只要的原因是那醫療級的清潔劑,這清潔劑重複使用的話是很傷身體的。

四、在同志三溫暖工作非常耗體力。

在同志三溫暖裡,你會被派給以下工作:將髒浴巾帶到洗衣室去,然後洗完後,再把它們放到烘乾機去。當然,也要把它們捲或折起來。這些動作不斷重複可是個很不錯的上半身運動呢!

你也常常要站著。那些健身手環或是手機上的應用程式可能會記錄到一天走了好幾英里。然後,在三溫暖裡,你則是提著好幾桶水去擦地,還有幫三溫暖裡發的拖鞋消毒。

蒸氣室每天要清潔好幾次。一個星期好幾次非常徹底的清潔。很重的火爐要搬出去。然後,每個東西要徹底刷洗,這也是運動。

然後,當然,墊子也要清潔。這些墊子通常是單人大小,但是有時候會有比較高檔的房間裡,會有較大的床墊。這些床墊的兩面都必須要擦拭。每次上班,做了六到八次的翻床墊,很快地,上手臂的肌肉就會很明顯啦。

五、最好不要在公共場合和三溫暖的客人相認。

當然,你會和常客聊天。他們可能很想認識你。但是如果在路上遇到他們,可別大聲嚷嚷:「嘿!有人昨天被上得很開心喔,我們在櫃台都能聽到你的聲音!」

我常光顧同志酒吧,我知道只有客人們給我一個微笑,表示他們清楚我知道他們的秘密,我才會靠近他們。我們好像是共犯一般,而在外面看到我對他們來說是挺刺激的。他們會請我喝飲料,他們尊重我的立場,至少是我能聽到的範圍內。他們不會跟別人說:「喔,我認識那個在三溫暖工作的Sebbie。」他們稱我為「酒吧認識的朋友」。

但是我也有過完全不同的經歷。有個人認出我後,眼睛差點跳出來。他在酒吧裡就離我遠遠的,但我不覺得被冒犯。在三溫暖,他總是對我非常好。所以為了讓他舒服點,我就離開酒吧了。

六、沒錯,你會「看到一些東西」。

一個我約會的對象說:「我賭你一定很常看到人做愛。」

我回應:「你知道的。」

在三溫暖工作一個月後,我就麻木了。那些像是「我的天啊,那也太火辣了!」或是「喔,我不知道小黃瓜還可以拿來這樣用。」等,一開始的確很好玩,但是很快地,聽到有人呻吟,你也不會轉頭看。

餐廳服務生常說,下班後,他們不想再看到食物。有點像是那樣。

其實最常看到的是色情片,因為不斷地需要清理影片放映區,而客人離開時,有時候會忘記把電視關掉。而到最後就會失去看的興致,反而會評論起那些片子。這片子裡的房間是誰裝飾的?是那個男孩的祖母嗎?這會讓你不禁猜想,這可憐的祖母,她到佛羅里達避冬時,讓她那叛逆的孫子住在她的家裡,而他卻把房子租給了色情片製作人,在祖母聖誕樹旁的雙人沙發上和別人六九口交。

七、在同志三溫暖裡,你會發現自己常說:「先生,我在工作!」

就像是服務員一樣,在同志三溫暖裡,大家常會看到你,但是不會聽到你說話。你是去那裡工作的,但有時候會有一些人潛伏在你旁邊,有時候可能在櫃台逗留太久,那你就知道,他們會跟你搭訕。我剛開始在那工作時,又一天週間下午,我拿出我的清潔噴劑和抹布,去清潔尋歡洞(gloryhole)。突然,有一根挺大的陰莖伸到我的面前。雖然老實說,我是挺開心的,但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所以我往上看。這雞雞的主人從上往下笑著望著我。

我的回應是:「先生,我在工作。」但這挺有效的,他把雞雞從我面前移開了。

八、客人有時候會把沒爽到的責任歸到你的身上。

曾經,大家到澡堂主要是去泡澡的。只有在最近這一世紀來,自來水才是各個家裡都有的東西。以前,如果你是在煤礦工作,很有可能至少每個星期有一次,你會到附近澡堂去洗澡。

當然,從那時起,這些澡堂已經變成了男人專門聚集,為了要性交的地方。但是有一些男人真的是去放鬆的。有一些男人是異性戀,也不介意回拒搭訕。他們只想到三溫暖,進來,出去,然後回家。當然,大部分的男人還是想進去,先「出來」,再出去,再回家。

「沒有滿足」的同志三溫暖客人有時候會責怪你。他們付了錢、花了時間,但該死的,卻沒有「完整」地體驗裡面的所有事。這通常都是憤怒、裸體、失望的一群男人。

你必須提醒他們:「我們沒責任讓你爽到,那時你自己的責任。」

gay bathhouse 1
image by Juanmonino

九、一定會有些人際壓力。

當同志們在一起時,一定會有一些野蠻行為。在三溫暖裡,我們會彼此指指點點,說我們其實比實際年齡大,或是比實際年齡小,比我們說的還要更加性活躍,或是更不性活躍。但是因為你和同事在一個封閉的空間一起工作,難免會有一些欺負人或是開玩笑的侮辱等等。

這環境裡充滿了各式性活動,這可能會有些讓人招架不住。但更令人擔心的事,總會有人評論你的工作。這也意味著,你必須處於準備應戰的狀態,隨時準備機智以對。你要學會如何一對一回應同事或常客。

這比起翻床墊或時撿用過的保險套還要有挑戰性。

十、並不是「色老頭」才會上三溫暖。

當我在紐約唸大學時,大家都警告我們別上三溫暖。這些地方被描述為充滿藥物上癮者或是有性病的人。但是狀況已不如從前了。現在大家知道HIV帶原者不一定會傳染HIV,還有越來越多男同志選擇服用暴露前預防投藥(PrEP),因此,去三溫暖的人也變得比較多元。你遇到大學生的機會可能和遇到退休熟男的機會是一樣高的。

此外,三溫暖也常和當地的同志健康相關組織合作,進行免費的現場檢驗並報告結果。大家可以在匿名的情況裡接受檢測,或是在此接受諮商。

我在同志三溫暖裡遇過來自歐洲的旅客,他們來著交朋友,因為他們可能沒有當地的朋友。只要時間允許,他們可以在去趕飛機前,先進來睡一下,再洗個澡。這些人,進來睡個覺,你幫他們叫個計程車,送他們到機場,他們離開時,身上可能都還帶著領帶呢。

我已經不在三溫暖工作了,但這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一個經驗。我不反對大家試試,特別如果你是個有創意,又想賺點外快的人。如果你無法承受同事的惡言,或是你無法在一個充滿性的環境工作,這份工作你可能不適合。

有一次,在我離開三溫暖的工作後,我遇到了一個常客。他問我想不想和他回家去,我忍不住回答:「當然,先生,我現在沒在工作!」

篇頭圖片取自iStock的Wavebreak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