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大法官不相信這對俄羅斯伴侶是同志,打算將他們驅逐回俄羅斯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語 俄語

Pavel Tupikov和他的伴侶Igor Popialkovskii正因為他們被驅逐回恐同俄羅斯的這件事在和德國法庭對抗中。這對同志伴侶不想回到普丁帝國去,因為在俄羅斯,同志會被迫害。

但是,一位德國法官不相信他們是一對,也不相信他們真的是同志。他已經下令將他們驅逐回俄羅斯。

這一對伴侶在收到一個鄰居和一位警察的勒索後逃離了俄羅斯。Popialkovskii表示:「我的前男友被刺傷,而我的朋友們都活在恐懼當中。」

又表示

要怎麼一起租到公寓?不可能。受到仇恨攻擊後,能夠期待警察幫忙嗎?太天真了。你可能會因為在公開場合裡的一個親吻而喪生。同志不斷地被追捕。有一個我曾經約會過的對象一年前在聖彼得堡在一場假約會時被殺害。那個刺了我前男友二十二次、殺死他的殺人犯後來被逮捕了。但他只收到最輕的判決:八年。通常,這樣的罪行,會被判二十年。這當然是政治手段。

Tupikov在六月二十六日在巴伐利亞的Regensburg的行政法庭出席了審訊。在那裡,他必須回答一些關於他性生活的一些侵犯性的問題。他在為了聯邦移民辦公室的驅逐令提出上訴。

Tupikov表示:「我必須花好幾個小時討論我的性生活。他問我幾歲有第一次性關係,和誰,經驗如何。他想明確地知道每一件事。那個法官也說他不相信我們是一對伴侶。」

Tupikov和他的伴侶Popialkovskii是現在德國政治情勢的受害者。因為德國從二〇一五年起已經接受了超過一百萬的難民,所以九月選舉前政府有壓力不能夠接受非來自戰區的尋求庇護者。這包含了像是Tupikov和Popialkovskii的人。他們倆要支付上訴的相關法律費用有困難,但是他們寧可活在貧窮裡,也不願意回到俄羅斯去。人權團體國際特赦組織已經受理他們的案件了。

Igor表示:「因為沒有錢買食物,我們常常餓著肚子。」

但是對他們兩個來說,回去俄羅斯都不是一個選項。Tupikov表示:「在俄羅斯電視上有宣傳節目。大家不是說Europe(歐洲),而是Gayropa。最近,有個節目承諾要給同性戀到美國的機票,因為俄羅斯不想要有任何同志。」

他們還沒放棄能後留下來的希望。Popialkovskii即將開始實習成為稅務專家,他們兩個都密集地在學習德文。

法官在七月二十五日會繼續審他們的案子。 Tupikov希望他不用回答一些跟他的性生活有關的、丟臉的問題。

他問:「我要怎麼證明我們是一對?難道我們要在法庭上親吻嗎?」

怎麼都不回俄羅斯。

Popialkovskii說:

「當你一旦知道自由是什麼後,你不會想再回到監獄去。能夠公開地以同志的身分活著改變了我的想法。你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你在過去是如何地被壓迫,恐懼和躲迷藏在我們的生活中是如何地平常。我們第一次活得像人,我們知道我們不能夠再躲藏了。絕對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