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一位台灣同志婚姻平權推動者談論同志權利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語

隨著台灣可能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國家的新聞釋出,我們決定和一些台灣的朋友聊聊。我們已經和剛成婚的一位同志朋友聊過,現在我們來和目前是Rutgers大學博士候選人的高穎超聊聊。

你認為近期的婚姻平權運動是否足以平息對蔡英文總統的批評聲浪?你個人認為蔡英文總統在同志相關的工作上,表現如何?

我不太確定你指的批評者是誰。台灣同志社群聽過蔡英文總統發表過和婚姻平權相關的正面訊息。同時,也有少數立法委員以實際的行動表示支持。可是,同志朋友還在端視總統是否能透過通過婚姻平權法案來表達對同志朋友的權力和福利的真心關懷,而不是支持視同志為次等公民的同居伴侶制度。

當婚姻平權的法案通過後,台灣同志權利運動的下一步是什麼?

台灣同志運動曾關注過許多議題。事實上,我認為以西方的歷史進程來思考台灣的同志議題是不太正確也不太公平的。1990年,台灣的第一個同志團體誕生。2003年,台灣舉辦第一次的同志遊行。台灣的同志運動關注多元議題,如同志朋友的從幼稚園到大學的教育相關議題,HIV/愛滋病和健康議題,家庭,青少年和老年生活,女同志親密關係,和同志人權以及性權利等議題。最近,身心障礙者的性權利議題是一些志工團體討論及關注的焦點。另外,跨性別人士是否能在未經歷換性手術的情況下更改身分證上的性別,還有這些跨性別人士,依照自己的性身分認同來選擇洗手間使用。這些都是最近很熱的議題。

這些例子都顯示出,同志權利推動關心許多議題,其中不少議題的重要性不低於婚姻平權。同志關心婚姻平權議題算是比較近期的發展,是隨著粉紅清洗和同志國家主義等概念的擴散以及美國使用同志權利為外交策略而來的。別忘了,雖然同志行為曾經在九零年代在許多州都是非法的,但卻未曾有同志因此被定罪。我們應該透過文化相對論來了解台灣及其他非西方國家的同志運動,同時假定歷史的進程通常並非線形直行的。

畢安生教授可能是自殺的新聞對台灣同志社群外的人來說有何影響?你認為這會影響他們對同志婚姻平權的態度嗎?

畢安生教授的不幸死亡讓台灣許多同志及非同志看見台灣同志所面臨的不平等對待以及生活中的掙扎。由於這對伴侶生前的社會地位和聲望,這件事也激發了更廣泛的討論以及對婚姻平權的爭取。可是多年來,許多較貧窮、較無名望的同志伴侶所遭遇的不幸卻無聲無息。

可是,即使這悲劇發生了,許多宗教界的保守人士仍然不願意支持婚姻平權。他們不斷重述「愛」、「尊重」、「保護」等開明措辭,但他們真正主張的其實是修改部分條文或是為同志設立特別法,而不是將同志納入民法的保護範圍內。換句話說,透過承認同志的存在和需求,他們貌似顯得開明。但其實,他們「分開但平等」的主張已經將同志視為次等公民了。

台灣有電視節目或電影是以同性婚姻為主題的嗎?觀眾的看法怎樣?

有,以下這些。

Jolin Tsai – We’re All Different, Yet The Same 其實我們都一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 v=C7hHofDW2ts

Thanatos, Drunk 醉、生夢死

Ang Lee’s film “The Wedding Banquet" 喜宴

上次台灣在推動婚姻平權時,一個聲勢頗大的基督教團體阻撓了整個行動。最近他們又捲土重來。在美國,這些反同志的抗議者通常被視為聲音很大的少數一群人。台灣人整體來說對這些反對者的看法怎樣?你認為他們會再次阻礙婚姻平權的成功推動?

你認為這些宗教界的保守人士是聲音很大的少數一群人,我覺得這是挺有趣的一個看法。這些基督徒認為他們是不出聲的多數人,但卻被聲音比較大的同志少數族群所霸凌。因為這些保守的宗教團體很多都還是新興或是在發展中,大部分台灣人對他們的看法還不是很明確。 身為一位社會學家,我沒有任何證據用來表示人們接受他們的程度。可是,我的確聽過記者們不太願意給他們太多新聞版面,因為他們的論述通常不真實,不理性,且具有煽動性。

很不幸的,我認為他們會是爭取婚姻平權的障礙。他們煽動對同志的恐懼、仇恨及不信任。有一些比較保守的民進黨政客跨黨和國民黨的一些基督徒合作,嘗試以同志伴侶法案來取代婚姻平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