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同志運動會:前進亞洲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語

當 Daniel Ou 在 2009 年從紐約搬到香港之後,他做得第一件事,就是尋找這座城市的同志運動隊伍。他從小就打網球和冰上曲棍球,家人也全部都是運動員,而他也曾隨著同志網球協會一起到世界各地征戰。然而,在他終於在香港找到一支規模不大的同志網球團體,以及成為香港第一支同志冰上曲棍球隊的隊長之後,他注意到香港的隊員們與紐約隊員們之間的差異。

Daniel Ou 說道:「我香港的同志朋友甚至不是把同志這個字輕易說出口。」「如果一定要提到,他們會用『People Like Us』這個說法,或者說『像我們這些人』這樣的講法,這讓我覺得有點不爭氣。我曾經有過『像我們這些人是哪些人』?是指我們亞洲人嗎?」

身為韓裔美國人的 Daniel 對這個現象感到非常驚訝。由於 Daniel 大部分的美國或歐洲朋友在出櫃的過程都沒有遇到太大的困難,他很難以想像在香港有多少的同志還沒或者無法出櫃,並且保持著「不問、不說」的原則。許多的同志朋友擔心會因為出櫃而被解僱或被趕出家門,而 Daniel 希望可以幫助他們。

Daniel 說:「同志運動帶給我非常大的快樂,以及對於一個團體的認同感。」「我覺得是我回報的時候了。」

8 年後,Daniel 加入了一個以體育活動為主的體育組織,並且希望讓香港成為一個更充滿接納和平等的城市,他們的方法很簡單:讓香港成為第一個主辦同志運動會的城市。
gay games hong kong 1

同志運動會:不只是彩虹奧運

同志運動會是每四年一屆的運動賽事,邀請不分國籍、年齡、能力和技能程度的運動好手們一起參加。和奧運不同的是,同志運動會並不以國籍區分選手以及頒發獎牌。參賽者們代表他們的城市,而非國家,每位參賽者都致力於宣揚合作、包容、參與和個人成長。運動會也包含了整整 10 天的文化節目與教育講座,並希望能改變大眾對 LGBTQ(Lesbians, Gays, Bisexuals, Transgender,Queer) 社群的看法,並且消弭體育界的恐同症。

事實證明,同志運動會頗受歡迎。參加 1994 年紐約同志運動會的參與人數甚至超過了參加 1992 年夏季奧運的人數。2014 年在克里夫蘭舉行的同志運動會吸引了來自 30 個不同國家,一共 8,800 名運動員共襄盛舉,並且為當地帶來了 6 千 5 百萬的經濟效益。2018 同志運動會將會在巴黎舉辦,預計會有 15,000 名參賽者,並可以吸引超過 10,000 名觀眾。

然而,自從同志運動會於 1982 年創辦以來,至今舉辦過 9 屆運動會,其中 6 屆是在北美洲城市舉辦,歐洲舉辦過 2 屆、澳洲 1 屆,而亞洲還沒有舉辦過。

去年,同志運動會聯盟 (FGG – Federation of Gay Games) 將香港包含在 9 個舉辦 2022 年賽事的候選城市名單中。今年 3 月,FGG 將會宣布其最終選擇的 3 個入圍城市,接下來幾個月內,會到這些城市做實地的勘查,並且於 11 月公布獎落誰家。

2014 年 3 月,當地的同運人士,同時也是運動員的 Dennis Philipse 聯絡了 FGG,並開始一連串的申請過程。 他和戚本乙( Benita Chick )一起組織了一支小團隊,為了申辦通運動會進行募款,以及尋求大眾的支持。然而,他們在一開始就遇到重重困難。

不像大多數的美國主要城市,香港沒有一個較具規模的 LGBT 運動組織來領導整體流程,而角逐主辦城市的過程可能會花上數年,並且需要龐大的資金。幸運的是,Philipse 在不久前於香港成立了一個協助 LGBTQ 運動員在城市各地舉辦活動的團體 Out in HK,因此幫了不少的忙。然而,由於 LGBTQ 運動社群成立的時間並不長,且尚未成熟,香港在這個議題上無法即時獲得各界的金援和建立基礎。

再者,大部分的香港 LGBTQ 運動員們都還沒出櫃,而且不想出櫃,他們也從來沒有受過任何體育組織的支持。甚至在 Daniel 移居香港的期間,當他在封閉的 Facebook 群組張貼一些活動的相片時,會有人因為害怕被知道同志的身份,而請他把照片移除。一樣的情況也發生在 Daniel 於香港舉辦了一場宣傳同志運動會的健美活動之後。

Philipse 和 Benita 的團隊也面臨相同的問題:他們必須要劈開這個圈住同志們的櫃子,讓香港的同志酷兒們能夠自在的融入人群、參加活動,讓真正的自己可以攤在陽光下。沒有這些人的支持和認同,香港是不可能舉辦同志運動會的。

gay games hong kong 2

香港:鎖在傳統衣櫃中的現代城市

人們可能會疑惑,這麼一個現代又國際化的城市,怎麼會還有這麼多人被困在傳統的思維裡?再說,該地區在 1991 年廢除了視同性戀為刑事犯罪的殖民時代法律,且政府立法規定不得對同性戀者有任何程度上的歧視,而至今,香港地區也不曾發生因反對 LGBTQ 而造成的嚴重暴力事件。

這個城市也有同志合唱團、好幾間同志酒吧、香港性小眾文化遊和其他大大小小的年度活動,包含:同志電影節、同志文學與文化節、香港 Mr. Gay 選舉、同志遊行、年度 Pink Dot 慶典和為期 5 週的 LGBTQ 慶典 – 粉紅天等倡導開放、多元、包容和愛的各項活動。

即便如此,香港卻還是受到中國傳統思維的影響,認為同性戀對傳統家庭結構造成威脅。在香港,就如同許多其他亞洲國家,孩子們被父母賦予傳宗接代、養育父母的期望,而因為 LGBTQ 人們的行為模式和這樣的期望與傳統互相抵觸,常常被認為是自私且不孝的。而企業也會偏好用已婚人士當主管的現象,更是助長了這個歧視的風氣。

在一份 2012 年的調中顯示,有 80% 不隱藏自我性向的 LGBTQ 香港人在工作職場上受到排擠,而他們其中有 40% 擔心會因為出櫃而丟工作或失去朋友及家人。也因此,很多香港的同志朋友們選擇不出櫃,或與異性結婚以滿足他人的期望。

與西方國家相較之下,香港的相關法律也尚未健全。香港沒有針對置產、就業和購屋反歧視的相關法規,因此,同性伴侶在法律上不但沒有保障、不能結婚,也無法領養或養育孩子。更糟糕的事,政府規定跨性別的市民必須先完成性別轉換的手術,才能夠更改身分證上的性別。而性別轉換手術不但費用昂貴,且會使接受手術者失去生育能力。因此這樣的規定甚至被聯合國批評為對跨性別者個一種折磨和酷刑

雖然香港是一個可以自由舉辦活動 (在中國,這樣的行為會被干擾、鎮壓甚至被逮捕判刑),提倡 LGBTQ 的人權,相對的,許多天主教或保守人士所領導的反 LGBTQ 活動也漸漸在壯大。就在去年,香港大學因為在不分性別的廁所門上掛了彩虹標誌,就受到了反同志人士的抗議,而 HSBC 也因為在大樓外兩座石獅子雕像上顯示了彩虹,進行為期一個月的支持 LGBTQ 人權活動,而遭到同樣的抗議和反對聲浪。不過,這兩個組織都沒有因此而退縮或撤掉彩虹圖案。

hong kong gay games 4

2022:改變亞洲 LGBTQ 文化的一年

Philipse 說:「以同志人權來說,美國領先亞洲非常多。」「在美國,所有人都知道什麼是同志運動會,在這裡卻沒人知道。這裡的人沒有跟上這樣的資訊。在亞洲,有憂鬱傾向的 LGBTQ 人士高達 20-30%,這影響了非常多的事情,也影響了 HIV 病例。」

Philispe 說得並沒有錯。一個於 2016 年針對 580 名香港 LGBTQ 人士所做的調顯示,有 30% 曾經認真考慮甚至嘗試自殺,而在 2015 年,香港的愛滋病病毒感染(HIV)案例數創 1984 年後的新高。雖然香港權威的調查中心表示,並不能確定 HIV 案例的提高的原因究竟是因為反同志的氛圍讓同志們不敢前往檢查,還是由於性教育不足而造成的。

Philipse 認為,如果香港能取得同志運動會主辦權,來自世界各地的 40,000 名 LGBTQ 參與者可以成為最好的正面教材,幫助人們改變對 LGBTQ 人士的看法,能讓這個城市對 LGBTQ 社群有新的想法和認識。

平等機會委員會 (EOC – Equal Opportunities Comission) 的法律顧問 Peter Reading 也附和 Philipse 的想法。平等機會委員會 是致力於改善香港歧視問題的機構。

Peter 表示:「基本上,同志運動會可以讓大眾更加了解 LGBTQ 人士,而這將是非常大的進步,因為到目前為止,大家對他們的認知依然普遍不足。」「更多更好的社交互動,有助於提升人們的接納程度,以及增加對其他人的尊重。這不管是在香港或任何地方都非常重要。」

Philipse 也說道,除了觀眾以外,舉辦同志運動會,也能夠讓 愛滋紀念被單 (AIDS Memorial Quitl)首次登陸亞洲,當然,也會有許多人為了從美洲或歐洲來參加活動,而首次登上亞洲大陸,這對他們來說,也是一次充滿教育性的文化體驗。」

在香港的申請書中,稱 2022 年為「香港舉辦同志運動會的完美時機」,這是因為「中國將會在同一年主辦冬季奧運,以及在杭州舉辦亞運」。除此之外,在政治上,也可能時機正好。就在去年,台灣政府朝修法並允許同性婚姻跨出了一大步,同時,部分的日本城市也開始認可同性伴侶。在 2018 年,中國也會首度參與同志運動會

這些亞洲各地的改變和也是香港正在醞釀的風氣。一份 2006 年的調顯示,只有 28.7% 的香港人支持反歧視法,而在 2015 年的調中,支持人數來到 55.7%。同樣的調查也顯示,年齡介在 18-24 歲的香港人中,有 91.8% 支持 LGBTQ 人士受到法律的保護,而其中甚至有 48.9% 的人是有宗教信仰的。

到 2022 年時,相信香港會有完善的反歧視法來保護他們的 LGBTQ 市民。平等機會委員會在一份 2016 年發表的研究中,回顧了香港政府歷年來針對反歧視法的立法過程,並且呼籲政府能夠更加積極立法保護 LGBTQ 市民,以及促進 LGBTQ 和宗教團體之間的對談。

雖然 2022 香港同志運動會 (GGHK2022) 團隊如果成功取得主辦權,必須在未來的五年內投入 7 百 30 萬的資金,來舉辦同志運動會,然而,這個活動的舉辦,預計會為當地帶來 1 億 2 千 8 百萬的經濟效益。 GGHK2022 在過程中所賺取的收入,都會用在資助香港的體育、健康和多元活動機構,也就是說,同志運動會能為香港帶來長期的正面影響,促進經濟,也能提倡 LGBTQ 人權。

hong_kong_skyline

跨出一大步:香港申辦同志運動會組織 (GGHK2022) 如何排除障礙

在 Philipse 和 Benita 開始正式的角逐流程之前,他們花了數個月的時間和許多專家討論應該如何像政府官方與贊助廠商們尋求協助。在一個香港當地的名人牽線之下,申請團隊很快的與香港同志網絡取得連接,而他們全部都非常支持爭取同志運動會的主辦權。

套一句 Philipse 說的:「之後就像滾雪球一樣,一發不可收拾。」「香港就像一個小型的村落,人們互相認識、互相連結。」

一位加入 GGHK2022 團隊的成員,本身在體育公司工作,雖然在公司中並沒有公開同志的性向,但表示願意試著請老闆寫支持信,支持同志運動會。而在努力之後,他也成功從老闆手中得到了支持聲明。Philipse 告訴我們,從那之後,這位成員就變得更外向也更快樂了。

Philipse 這麼說:「就算我們到最後沒有取得主辦權,我們在進行這些對話的同時,也已經看到了改變。一般來說,當同志社群接觸政府時,他們主張同性婚姻和平權。這次,我們換個角度,我們談體育、談同志運動會,而也因為這樣的改變,對話終於有了進展。」

而當 GGHK2022 收到來自 平等機會委員會 和其他政府部門的支持聲明時,真的可以說是跨出了一大步。香港政府現在認定同志運動會並無異於任何其他的體育賽事,並且給予如同 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和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 賽事一樣的支持。在那之後,GGHK2022 團隊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和心力,在其他的運動或社交活動上宣傳同志運動會。
GGHK 團隊現在有來自香港以及世界各地不同政治、商業、體育、藝術與文化、同志與非政府組織,共 132 封的支持聲明,並且獲得像是阿姆斯特丹市、澳洲 LUSH、倫敦 Lloyd’s、加拿大航空與 Hornet,以及國際同志社群網絡的支持。一旦香港贏得同志運動會的主辦權,這些團體將會投入資金和協助行銷,讓活動能順利進行,並且獲得前所未有的成功。

文章開頭提到的運動員 Daniel 表示:「我深深相信運動是一項能跨越身體和心靈差異的活動,讓我們能夠活得更精彩、更健康」。Daniel 小時候和他的兄弟夢想有一天可以在國際體育賽事中出賽,而 Daniel 也在 2010 於德國科隆舉辦的同志運動會中,以網球選手的身份實現了這個夢想。在那之後,他積極得和大家分享他的故事,並以這樣的方式支持香港爭取同志運動會的主辦權。

他也說道:「同志的圈子其實比大眾所想像的還要多元,而體育是世界上最包容和追求平等的活動。」「讓人們知道你跟他們並沒有不同,甚至擊退因無知而造成的恐懼。一旦人們心中有信任和尊重,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