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廣仲 #ForeverKid

Man of the Month 盧廣仲 領隊不長大 #ForeverKid

盧廣仲 #ForeverKid
盧廣仲 #ForeverKid

Text / 史丹力
Photo / Hedy Chang
Styling / Andrew Chen
Hair / Sunny
Make-up / 阿麵

「魯蛇世代」已經厭倦單一定義的成功,「做自己」是Hornet最重視的價值。面對人生的奇幻旅程,讓我們來盧廣仲怎麼穿越時空,接受挑戰。

開始聽到花甲的口碑都是這樣的:「盧廣仲也太會演了吧!」對於這個隱藏的演戲才能被發現,你的感想是?
我蠻感謝大家的,對我這方面的肯定跟讚美,我其實也很意外, 因為沒有想像過有一天會變成演員。對於未來的演戲工作,我心裡是期待的,也願意接受挑戰!

最後那一場長達七分多鐘的獨白,有很多細節,包括表情、哽咽和擦眼淚的動作,這些都事先設計好怎麼「演」了嗎?
我所做的準備就是把那段非常長的台詞背好,我足足背了兩個禮拜。演戲的狀態,就跟乩童有點像,開拍的時候上身,完全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直到導演喊卡,然後退駕這樣,我在演那場戲的時候,心裡一直想著我去世的阿嬤,全力把最真實的情感放進去。

你覺得「演戲」和「唱歌」的能力,在你身上重疊的部分是什麼?
「專注」,投入在角色裡,就像我在台上演唱一樣專注。另外一個重疊的地方,就是「我都是在做我自己。」在出《一百種生活》前,老闆鍾成虎對我說:「在台上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甚至你去上課的衣服,都可以直接穿上台,不用去扮演其他人想像中的人。」我很慶幸,這讓我一直都能輕鬆的做自己。

對於花甲男人們的這一段迷航,如果我們用「長大」來定義彼岸,你覺得花甲男人們順利轉大人了嗎?
其實我從來是沒有想過「轉大人」這件事,要變成熟或特別做什麼事。我是蠻沒有給自己框架的人,我覺得這樣子可能性好像更多一點。如果說哪些事適合過了 30歲做,像是帶爸媽去旅行,這個我的確有做到,幫他們訂飯店、 規劃行程 ,也發現越長大,會越想著家人,越想花時間陪伴他們。

對於擔心自己變成魯蛇的男孩們,你建議他們先做哪三件事?
讀書、擺爛、讀書!我當兵之前除了教科書,完全沒看其他書,但退伍後我開始大量閱讀,還發展出自己的書單樹狀圖。然後,擺爛很重要,因為人的大腦有兩種模式:專注與發散。蠻多藝術作品都是在藝術家發散的時候想到的,我今年把錄音器材跟樂器都搬離我家,放到工作室去,我發現我專注跟發散的兩種模式能力都更強大了,要講垃圾話我可以講得更多,然後要專注的時候,我可以挖掘到更多。

拍完《花甲男孩轉大人》後現在又完成了原聲帶創作,最大的感觸是什麼?
在做花甲原聲帶的時候,「時間不是線性的,時間可以重疊」這件事情被我實現了。原聲帶裡有幾首是以前的舊歌,我把那時候的音軌拿出來,我重新彈新的主旋律,伴奏是七八年前大學時代的我錄的,大學時代的我,和現在的我一起演奏。可能在十年後,我在聽這張專輯,四十歲的我,聽著三十歲跟二十歲的我合奏,那生命就是一個很完整的東西,不能被切割的。

西蒙波娃說,「成人,就是灌進了年紀的孩子。」你覺得「男孩 、男人」之間的那條線是什麼?
我心中是沒有「男孩跟男人」的界線,為什麼這條線過去,一定是變成大人而不是變成別種東西呢(笑),但如果真的有一條線的話,那條線是綁著小時候的我,另一頭是未來的我,現在我做一些事,希望都可以讓小時候的我驕傲。那條線的兩頭,不是兩邊,應該是同一國的。

盧廣仲 #ForeverKid
盧廣仲 #ForeverKid
盧廣仲 #ForeverK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