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愛滋日 HIV+OK】Ta和Ta的故事

有人問我:你的愛滋知識是在哪裡學的阿?我想很多人都是跟我回答得差不多:國高中學的!我不能說學得不對或是不好,只是愛滋病對於我原來的想法來說就是個不可治癒的絕症,得到就會很嚴重,包含家人也如此認為!

猶記得第一次真實的接觸到HIV,Ta很堅強並且獨立,但在我們一群朋友的聚會中,Ta哭了,我從來沒有看過Ta這個樣子!身為哥哥的我,只大概知道出事了,因為這不是我認識的Ta,在我的強迫下,Ta只跟我說想喝酒,在前往河提的路途中Ta眼淚完全沒有停止,一直到河堤才跟我說想靜靜,我能做的事只有陪伴,要講什麼也是由Ta自己決定!但其實我也真的沒想到Ta會跟我說這件事情,Ta跟我說Ta是HIV感染者,而且產生了抗藥性,Ta完全不知道怎麼辦?

我也慌了!只能聽Ta哭訴,Ta為甚麼不敢坐捷運?不敢去紅樓?不敢……?其實這也跟我們自己對HIV的不了解有關,因為Ta在紅樓在愛到了情投意合的另一半,但當Ta無法跟Ta做出親密行為,告知了Ta自己的身分,卻被暴力的對待,見一次打一次,每次都是遍體麟傷的坐上捷運離開,所以真的很怕!我只能靜靜的陪伴著Ta,還好在大學有接觸到對HIV更加了解的人,我半夜還打電話過去就是問這些知識,吵Ta睡覺直到現在都覺得不好意思(雖然經過4、5年了吧),訂定了我對HIV的想法!

也許是緣還是什麼吧?我感情就遇到,我複雜的初戀,Ta不是跟我說Ta是HIV感染者,而是直接給我看「全國醫療卡」!我接受了這段複雜的感情,雖然到最後我們也分手了,但分手跟複雜的原因不是因為HIV!但這段感情更加使我跟HIV結下不解的緣分,我去了HIV的相關機構工作了一陣子,各種光怪陸離的問題不斷出現,口交會不會感染?馬桶水會不會?被蚊子叮到會不會?

一直到現在我身邊的人還是會跟我說自己是帕提斯,有時有時候覺得我不知道我該開心還是什麼?因為Ta願意跟我分享!

說到最後,我想到在今年同志大遊行的性平小學堂:如果你是HIV感染者,你會跟朋友說嗎?說很現實的,性平教育其實也要實施在自我身上,這是無論異性戀、LBGTIQA都該學習的,因為有時候傷人最深的其實是自己!

Ta並不是多可怕,只是我們都不認識Ta,Ta就被我們汙名化了!

Ta是不分性向的,只要是人,Ta都有可能出現在身邊~~

Featured image by skynesher via iStock

諮詢聯絡方式:

熱線男同志性愉悅網站SongYY討論區

小顧醫師專業諮詢FB: 新滋識HEArT – 船醫的小房間

露德協會愛滋諮詢LINE ID: 0978152990

權促會 Mr. OB愛之相談室LINE ID: Mr. OB_PRAA

愛之希望-夢芝夫人聊天室LINE ID: lovehope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