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ky 我的青春回憶事件簿】在芳媽媽家那些時日的片段印象

我記得曾在傳奇芳媽媽家(Funky)放過兩次歌,不過已經是換人經營更後期的事情了,兩次結束後只能用「大反差」來形容當時極端的心情,成為我的白眼記憶典藏之二,暫時容我保留。

感傷的話早在易主時就已經哀嘆過了。

現在想得很平淡,能回味的就只有當時的全盛時期以及我的無敵青春歲月,但畢竟同名不同人,自然關係也就不同。總不是每個叫媽媽的人都是你的親娘啊!

第一次去方是我18歲,一個人從高雄上台北玩。

中文歌是恰恰時段,還要轉圈圈。

恰恰歌曲下一首是什麼都背下來了。

搶麥克風唱卡拉,但後來發現點歌是有特權插播的。

喝酒只喝百威,然後一直躲在包廂或坐在椅子上發呆。

沒喝醉過。

擠死了。

都習慣9點左右到。

那兩個假的電風扇葉片好多蜘蛛網。

有時候會從228走過去。

來賓請掌聲鼓勵。

阿妹仔比「修好處女膜短片」還猛。

後期的酒友是Nelson Lin和 Fred Chung。

暗戀一個現在想到都會大翻白眼的人。

門口驗身分證幹嘛那麼兇?

喇叭好爆。

阿姨的髮型都是半屏山。

偶爾還是會看到退休的二哥,但是從來沒講過話。

買酒券的地方前面有個儲油鐵桶,是我專用放酒杯的地方(也只不過是個紙杯)。

一進來很容易跌倒摔倒在別人懷裡的高低落差,被命名為「愛情跌一跤」以及「馬的!你的酒潑得我一身濕」的歷史名詞(誤導)。

沒喝醉過(怎麼又強調一次?)

辦過一次生日切蛋糕,許的願望依然沒實現。

沒有人愛的時期,轉圈圈變成唯一嗜好。

……似乎這就是我的青春歲月,一直到現在願望沒實現,也沒人愛,但不管是本尊還是衍生物,芳媽媽是真的功成身退了,死而復生頂多只能算是殭屍,能經營下去更難,尤其在盛名之下。

這樣的回憶其實只是悲嘆著離自己遠去的青春。然後,哭~

圖片來源-Funky臉書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