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巴張開,舌頭跟上去」專訪異物梗色男體口交工作坊徐豪謙老師(上)

「異物」成立於2015年,發表過許多大家熟悉的產品,包括「空即是色」系列——亞洲第一位真人翻模的產品,以及清洗神器「淳淳」等,也秉持著「因性交陪」的概念,希望透過知識、技巧與工具,來陪伴大家面對性的提問並增加愉悅,於是在2017年4月開始展開「異物梗色」工作坊。

這個工作坊上課的內容可能會讓人有點害羞,上課的內容包括:教你怎麼烹煮增強性能力的食譜、透過里程累積與兌換來讓你在機場貴賓室與男人勾搭、教你怎麼對女性前戲愛撫口手並用,以及今天專訪的主角徐豪謙老師授課的「男體口交」技巧。

口交

在準備這個專訪的時候,我也不斷回想自己的性技巧是怎樣練成的?畢竟我們成長過程中所謂的性教育,不過就是健康教育的13章(透露年紀),老師不但草草帶過,爸媽也不知道怎麼教:輕巧地用「你長大就會知道」迴避。難道性知識、技巧及安全是18歲醒來,有一道光打在自己身上就會學會的嗎?我們都知道不是的,都是我們在成長過程「做中學」,但如果有人能夠帶領與教導,的確可以避開一些冤枉路。

徐豪謙老師與異物團隊一起打造了這堂口碑極佳的「男體口交工作坊」,今天就透過與徐豪謙老師的專訪,一窺這堂課的內容以及老師的獨門心法。

性愛並不是一個天生就會的技能,但大家沒有什麼學習的管道

潤滑液男孩(以下簡稱潤):很多人聽到「這種課程」時都跟我一樣驚訝,也很好奇,這樣的課程會教什麼東西出來,是否可以麻煩老師先為我們簡介一下你們的口交課程大概有哪些內容呢?

徐豪謙(以下簡稱徐):我們的課程大概分成幾個部分。第一是建立觀念,口交過程中,男生感到舒服的原理是什麼,是透過什麼樣的機制;第二個部分,我們會用真人模特兒介紹男性陰莖的各個敏感部位;第三個部分,我們會介紹可以用口腔的哪些部位去刺激這些敏感地帶,實際操作需要哪些技巧,然後我們會實際演練給學員看,用分解動作的方式告訴學員口交時,口腔要如何運用,如何跟陰莖互動。

最後,我們會有一個實作課程,我會先含學員的手指,讓學員揣摩男人被我口交的時候,大概是什麼感覺,接著會換學員含住我的手指,讓他在我的手指上演練剛剛課堂上教的,然後我可以即時糾正或調整他們的口交技巧。

潤:為什麼會想要開這樣的課?

徐:我覺得性愛並不是一個天生就會的技能,但大家沒有什麼學習的管道,我們社會給予的正規性知識只有性病防治,但很少會有人可以告訴你怎麼樣做愛才會爽。所以當初開課有點抱持著類似做社會倡議的心態,希望可以撐開一點空間,讓大家勇於談性,勇於學習如何打造美好的性愛。

第二個部分算是比較私心的部分吧,就因為經歷這麼多「對手」,能讓我覺得性技巧真的很好的人其實寥寥可數。所以開這堂課,希望有個正向循環。

如果我透過這堂課影響了10個人,這10個人再各自出去影響另外10個人,久而久之,國民性愛技巧素質提升了,那我遇到爛砲友的機率就會變小,我能爽到的機率也會變大吧!我是這麼想的。

口交

潤:目前有多少人來上課,大概都是什麼樣的人呢?

徐:我們目前大約完成了15場口交課程,每一場的參與人數大概是15到20位左右,算起來我們已經服務了近300名學員了。我們的學員主要是30歲上下的年輕族群為主,我們也意識到30歲上下的這個世代進入社會後,很難有時間約炮來累積性愛經驗和技巧,所以不如就讓我們來教吧,讓大家花一點時間和金錢,就能快速得到技巧與經驗值。

潤:那男性學員跟女性學員在教學上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嗎?

徐:普遍來說,女學員對陰莖是相對陌生、不了解的,所以女學員會問一些較基本的問題。但我個人認為,男學員雖然有陰莖,但他們不見得真的了解自己的身體。舉一個最明顯的例子是,許多來上我們課的女學員之所以會來,是因為他們的男伴也不知道要怎麼引導她們,她們的男伴也不知道自己的陰莖可以怎麼被取悅。很多時候女性學員主動積極的提問會增進課堂間的互動與討論的氣氛,我也能透過這些問題延伸談一些大家普遍沒注意到的小技巧。

潤:老師教過近300名學員,可以分享一下大家在口交上常遇到的難題大概是哪些嗎?

徐:我覺得大家在口交上常見的問題有幾個:一個是大家常常聽到或在網路上看到一些「吸」、「含」、「舔」之類的用語,但具體到底要怎麼吸、怎麼含、怎麼舔,其實都沒有概念。因為沒有概念,所以會有一種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感覺,會對口交這件事沒有把握,沒有自信;第二個常見的問題是,大家在A片或網路文章中得到很多口交技巧,不能說是錯誤,但效率不彰,這些方法很容易讓吹屌的人覺得不舒服或覺得累,久而久之就變得不喜歡吹屌;第三個常見的問題比較是先天生理構造上的,有些人上顎弧度較彎,或是牙齒較大,口交的時候較容易碰傷對方,但大家在網路上往往找不到一個好的解答來解決這個問題。

口交

潤:面對這些常見的問題,老師通常會給怎樣的建議?

徐:對於不知道要怎麼口交的學員,我們的課程會教他一套操作方法,包括男性陰莖的各個敏感地帶在哪,這些敏感帶又要用口腔的哪些器官去「攻擊」它,怎樣的攻擊方法是有效而省力的。我們也會在課程當中介紹某些招式為什麼效率不彰,又有哪些更好用的招式可以取代,讓大家回去不會覺得口交是件苦差事。關於生理限制導致口交容易讓牙齒碰傷陰莖的問題,我們也提供不會碰到牙齒、但一樣好用的招式。一些常見的問題,我認為我們的課程算是各方面都顧到了,但細節難以用三言兩語解釋完畢,就等大家親自來課堂體驗學習囉。

潤:剛剛提到,課堂會以人體模特兒做示範,老師是在課堂上直接吹給大家看嗎?有任何尷尬或是有趣的事情嗎?

徐:我在課堂上示範的時候,的確是直接對著模特兒口交,主要是希望能加深學員的印象,讓學員對於課堂上的教學內容更能感受。因為示範的時候,我會示範我覺得效果沒那麼好的做法,然後再換成我的做法。換成我的做法時,模特兒常會不自主發出聲音或顫抖,有時候還會抓住我的手,那個教學效果其實就很生動。

跟模特兒合作剛開始都會有點小尷尬,尤其是如果模特兒本身很可口的話,我本身也會有點反應。所以,如果要跟新的模特兒合作時,我們通常會先安排一次試教場,讓彼此熟悉一下,那正式上課的時候就比較不會有老師吃屌吃得太過癮,忘了要講課的問題(笑)。但說真的,這15場下來,一開始可能會對模特兒有一些慾望,到後面真的就會因為太熟,就算關在同一個房間也不會發生任何事情。我覺得這算是好事吧,就比較不會有一些外在因素來干擾我的教學專業。(認真)

Featured image by BogdanBrasoveanu via iStock

精yi求精-徐老師的性愛教室:https://www.facebook.com/sexcoachmrhsu/

課程頁面:https://yiwu.kktix.cc/